无敌唤灵 苍天白鹤

《无敌唤灵》 第四百二十五章 门中至宝

www.appledu.com 无敌唤灵     戎凯旋眨了一下眼睛,心中纳闷,自己怎么就被人看出破绽了。

    巅峰宗师恼羞成怒之下的一击何其强大,就连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在这一刻燃烧了起来。澎湃的气势如同大江流水般的碾压而下,似乎要将戎凯旋一击毙命。

    戎凯旋胯下的骏马一个哆嗦,它又怎能经得住如此强大的威势冲击,四蹄一软,顿时跌坐在地。

    轻叹一声,戎凯旋手腕挥舞,再度取出灵剑,朝着前方轻点两下。

    那位巅峰宗师一剑刺出,全身真气凝为一点,其声势之大堪称无双。他在憋屈之时刺出的这一剑,威能之强,绝对是一生巅峰之作。

    可是,正当他略感得意之时,心中却是突兀的再度别扭了起来。

    眼前这个少年郎取出灵剑之后,并没有施展什么惊天动地的,蕴含了强大威能的招法,而就是这样漫不经心的划了两下。

    但,莫名的,他就是有着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那就是他所刺出的那一剑突然有了一种极其诡谲的凝滞感。就像是有人在一旁扯着他的袖子,让他无法酣畅淋漓的将这一剑刺出去。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他也是一代宗师,反应快到了极致。人在半空,顿时一个转折,硬生生的将那一剑收了回来。

    他轻巧的落地,眼中尽是骇然之色。随后,他手腕一抖,一抹响箭激射而出,朝着天空中飞去。

    然而,他的所有动作都休想瞒得过戎凯旋的灵觉。就在响箭刚刚腾空的那一刻,一道风刃已经从中划过。轻轻的敲击在响箭侧方。

    那响箭刚刚飞腾而起,顿时受到了这股力量的影响,在半空中一个掉头,竟然是朝着那位巅峰宗师激射而去。

    此人怪叫一声,手中长剑舞动。顿时将响箭劈成两半。他抬眼看着戎凯旋,那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头怪兽似的,哪里还有半点儿的轻视之色了。

    戎凯旋轻轻的拍了拍骏马脖颈,道:“阁下如何称呼啊。”

    那巅峰宗师犹豫了一下,道:“老夫鹏城锐。”

    “哦,原来是鹏兄。”戎凯旋笑眯眯的道:“不知道鹏兄再度追上来。又是为了何事。”

    鹏城锐怒哼一声,道:“你究竟是谁,竟然敢冒充兽王宗门下。”

    戎凯旋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道:“鹏兄冤枉我了,我是兽王宗门下程斌啊。”

    鹏城锐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他怒道:“呸。程斌乃是兽王宗刑堂护法,他本是宗师巅峰修为,一月前刚刚突破至老祖境界。你……你一个小家伙,就算是想要冒充兽王宗门下,也挑一个名气不大的吧。哼,竟敢冒充程斌老祖,真是不自量力。”

    戎凯旋磕巴了一下嘴巴。喃喃的道:“哦,原来程斌这么有名啊。”

    鹏城锐肃然道:“能够晋升老祖的,哪一个不是有着赫赫声名。”

    其实,他们这些人先前还没有想到那么多。毕竟,天下间同名同姓之人数不胜数,但是后来仔细思量一番,顿时发现其中猫腻。如此年轻的宗师后期,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名声,这分明就是冒名顶替嘛。所以,他才会怒火冲天般的追了上来。

    戎凯旋心中苦笑。程斌在那些尚未进阶老祖的人心中或许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但是在戎凯旋的眼中,却也不过如此。他在冒充兽王宗门下之时,也是随口说了一句,但就是这个名字。却被人窥破了。

    鹏城锐肃然道:“你究竟何人,拿出凭证来,只要确有其人,我等绝不会为难与你。”

    他先前知道自己被戏耍之后,顿时是怒气冲冲,恨不得将戎凯旋当场斩杀。可是,在刺了戎凯旋一剑之后,他顿时醒悟,这个年轻的宗师只怕并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

    “哎。”戎凯旋轻轻的摇着头,一脸的遗憾。

    不知为何,在看到戎凯旋的这副脸色之后,鹏城锐的心中顿时栗然而惊,他隐隐的有着一丝悔意,自己不应该孤身一人追来。或许,将此人的信息通禀上去,让门中老祖亲自前来,才是最好的办法。

    戎凯旋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鹏城锐,他缓声道:“阁下,你我本来相安无事,但你既然一定要寻死,我就成全你了。”

    鹏城锐心中一寒,虽然他的修为境界比对方还要高出一筹。但是此刻他竟然是毫无斗志,身形展开,他就如同一头大鹏鸟一般,朝着后方疾飞而去。

    只是,他的身体刚刚飞到半空,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异响。

    他在空中扭头看去,眼睛豁然瞪圆,差点儿吓得魂飞魄散。

    在他的下方,不知何时竟然多出了一条巨蟒,这头巨蟒的额头处,一点黑色寒芒幽深玄妙。就在他的眼神与这一点寒芒接触之时,那在半空中的身体就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随后,从他的额头上浮现出了一个黑色的小小人影,这个人影拼命的挣扎着,但就像是陷入了漩涡一般,他徒劳的挥舞着双手,而身形却是毫无耽搁的落入了巨蟒额头处的那块神秘玉石之中。

    “噗……”

    鹏城锐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那脸上眼中都是惊骇欲绝,虽然还有着一缕呼吸,但身上却已经是生机涣散了。

    戎凯旋摇着头,将小黑灵体再度收了起来。

    此人好歹是一位巅峰宗师,他的灵魂力量也算是颇为强大,给此刻的小黑使用恰到好处。

    抬头瞥了眼远方,他既然已经出手,那么是否还要将剩下的那些人也斩草除根了呢。

    “唳……”

    豁然,天空远处传来了一道巨大的飞禽鸣叫声。

    戎凯旋的脸色微变,他暗自咒骂了一声,身形微动,取出灵兽袋。将那匹已经吓瘫了的骏马收入其中。随后,他的身形闪动间已经远去了。

    一刻钟后,天空中飞一般的落下了数道身影。

    头前一位乃是一个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他的头顶上盘旋着一头体长数丈的夜枭。从他们两个的身上释放着绝对强者的气息。

    在他们的身后,则是另外两名宗师和六位先天。正是曾经在丛林中拦阻戎凯旋去路的那几人。

    “夜轮老祖,这是鹏师兄啊。”其中一位宗师尖叫一声,他来到了鹏城锐的身边,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苦着脸道:“老祖,师兄已经死了。”

    夜轮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凌厉杀机。他缓声道:“哼,竟然敢杀我金光门下,真是胆大包天。”他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身边的夜枭,道:“枭兄,麻烦你去把那个该死的家伙找出来。”

    夜枭尖叫一声,那声音如鬼似魔。令人心惊肉跳。随后,它张开双翅,飞到了天空之中。

    然而,足足小半个时辰之后,它却是再度降落下来,那眼眸中的傲然之色已经消失,被一片怒火取代了。

    夜轮老祖微微一怔。喃喃的道:“没有找到么?哼,那家伙的隐藏手段倒是了得。”

    他沉吟片刻,道:“你们是如何与此人相遇的,再说一遍。”

    剩下的两位宗师战战兢兢的将经过说了一遍,道:“老祖,此人虽然不可能是兽王宗的程斌老祖,但或许真的与兽王宗有些牵扯呢。”

    夜轮老祖眉头微皱,一提到兽王宗这个名字,就连他也是头痛不已。

    考虑片刻,他长叹道:“罢了。此地离兽王宗并不远,我们也不要多生是非。”他顿了顿,道:“这一次既然追回了门中宝物,那就回去吧。”

    那位宗师豁然抬头,道:“老祖。鹏师兄的仇难道就不报了?”

    夜轮老祖没好气的瞅了他一眼,那人立即是心胆俱裂,差点儿活活吓死。

    “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将那人的底细摸清楚了再说吧。”夜轮老祖手腕一翻,取出一个圆球,道:“不过,既然门中宝物在我的手上,就留个印记吧。”他口中念念有词,豁然伸手一引,鹏城锐尸体身周的某些神秘莫测的力量顿时飞入了圆球之内。

    夜轮老祖大袖一挥,道:“老夫先走一步,你们随后赶回宗门。”他身形晃动间,已经跳上了半空,而那头夜枭更是挥舞着翅膀,就在空中接住了他的身体,瞬间朝着极远处飞去。

    剩下数人面面相觑,虽然心中不满,但却根本就不敢发泄出来。唯有将鹏城锐的尸体掩埋完毕,匆匆回返宗门而去。

    夜枭的速度极快,数日后就回到了金光山门重地。

    那道熟悉的鸣叫声刚刚在山门内响起,一位老道士就出现在山门广场之上。

    “师弟幸苦了。”

    夜轮老祖不敢怠慢,他立即下来,向着老道人深深一躬,道:“宗主亲迎,小弟愧不敢当。”

    老道人笑道:“师弟为了门中宝物奔行万里,劳苦功高,我出来多走两步,也是应该的。”

    夜轮老祖连声谦虚,他伸手将那个圆球取出了出来,恭敬的递了过去,道:“宗主,宝物已经追回,请您检阅。”

    老道士微笑着将圆球接了过来,笑道:“我就知道,师弟你亲自出马,必能缉拿……咦?”

    他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诧异的看着手中圆球。

    不知为何,此刻圆球上竟然泛起了一团淡淡的荧光,就像是上面涂抹了一层发光体,透着一种诡异的感觉。

    老道士和夜轮老祖面面相觑,片刻之后,老道士豁然将手中圆球高举,那荧光顿时朝着某一个方向扩散而去。

    老道士和夜轮老祖跟着荧光而行,他们的脸色愈发的凝重。片刻之后,他们终于停下了脚步,而此刻在他们的面前,却是一副巨大的海兽骨架。

    金光门的两位老祖对望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眸中的那一抹震惊和狂怒之色。

    ps:今天三更,不过还债,并非加更,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