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唤灵 苍天白鹤

《无敌唤灵》 第四百三十一章 老祖级圣光

www.appledu.com 无敌唤灵     战康毅膛目结舌的看着戎凯旋,他豁然转身,喃喃的问道:“爹爹,这……这位戎叔,莫非是一位光明老祖?”

    拥有光明天赋的人才虽然并不能算多,但是以战家的地位,想要请到一位宗师级的光明系灵者却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

    事实上,他儿子战灵昊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都是因为有光明宗师出手,施展强大光明咒法为他压制毒性的结果。

    而那位光明宗师施法之时,战康毅恰在旁边看过了全部的过程。所以,他对于光明咒法并不陌生。

    但是,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戎凯旋所凝聚的天地光明之力实在是强大的不可想象。

    这种光明程度,远远的超过了一位光明宗师能够达到的极限,换句话说,这种力量,已经是属于老祖级别了。

    在这一瞬间,战康毅的心中竟然冒出了一个极为诡谲的念头。莫非这个外表看上去极为年轻的戎叔,实际上是一位修炼了数百年的老怪物,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所以才让他保持了如此年轻的外表。

    战御翔磕巴了一下嘴巴,他瞪了儿子一眼,低声道:“闭嘴,不该问的不要问。”

    战康毅一个哆嗦,连忙低头应是。

    在战家之中,战御翔的地位至高无上,一旦看他动怒,哪怕是战康毅都是战战兢兢。

    但实际上,他却不知道,此刻战御翔心中的惊骇和纳闷一点儿也不比他小。

    虽然在苍茫大海之上,他已经见识过戎凯旋那不可思议的神通。但是,那时的戎凯旋手中却有着一件强大的灵宝驱风杖。

    一个人使用灵宝和空手施法那可是完全不同的结果。

    如果说戎凯旋提前领悟了精神意念出窍之术,并且拥有秘法操控灵宝。那么释放出老祖级的咒术威能还可以在战御翔的接受范围之内。那么,当戎凯旋双手空空的释放出了相当于老祖级别的光明力量之后,战御翔此前对戎凯旋的所有认知和评价都在这一瞬间被彻底的推翻了。

    他这才知道,哪怕眼前这个小怪物不使用灵宝。也是有着与他们这些老祖放手一搏的强大力量。

    下一刻,他就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拉拢戎凯旋,此生万万不可与他做对了。

    戎凯旋凝神静气,他所召唤的光明力量虽然超凡脱俗,远胜普通光明宗师。但实际上与黑熊呆瓜老祖级的光明威能还是有着一些差距。

    这是力量本质上的差距,只要戎凯旋还没有真正的进阶老祖。那么就无法弥补这种力量层次上的不足。

    但是,戎凯旋的力量也并非一无是处。他可是具有着就连老祖级强者也是梦寐以求的灵魂力量。

    在这种力量的加持之下,他可以轻易的感应到病床上那位男子身体的每一分变化。这份变化并不仅仅局限在表面层次,就连他的灵魂强弱都能够感应到。

    他甚至于有着一种朦胧的感觉,如果自己的灵魂力量能够更进一步,甚至于能够感应到此人的心中所思和具体念头。

    当然。如今的戎凯旋可不会做出这等大忌之事,他只是尽力的调节着自己的力量,让他的力量始终都保持在一个极为微妙的状态之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戎凯旋的感觉中,仿佛仅有那么短短的片刻。但是他所凝聚的光明力量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此前的任何一次。

    此刻,在他的感应之中,病床上那位男子体内的毒素基本上已经扫除干净了。就连肚腹之上那些腐烂的坏肉也在神奇的光明力量笼罩之下得到了重生。

    可以说,此人的性命已经挽救了回来,只要好生调养一段时间,就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了。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戎凯旋收回了手。随着他的动作,那浓郁的到了极点,几乎如同实质一般的光明也是缓缓的消散了。

    戎凯旋定眼看去,病床上之人依旧没有睁开双目。但是他的脸上已经多了一层淡淡的红晕,若是与此前那张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微微一笑,戎凯旋转头,道:“战前辈,幸不辱命。”

    战御翔眉飞色舞的拍着手。道:“戎兄弟,你瞒的我好苦啊。”

    戎凯旋一怔,他哈哈一笑,道:“战前辈。光明系咒法并非我专攻的方向,只不过是略有涉及罢了,所以不好意思说出来。”

    战御翔脸庞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着,他长叹一声,道:“戎兄弟,你只不过是玩票的学习一下,就达到了这等程度,真是了不起。”他竖起了大拇指,毫不掩饰心中的赞赏,道:“如果你潜心钻研光明咒法,只怕成就比熊兄还要更高了。”

    一旁的战康毅双目紧盯着儿子,看到儿子身上那明显的到了极点的变化,早就是大喜若狂了。不过,在听到戎凯旋这句话之后,他还是忍不住腹诽了一句。

    随便学学就是这样强大,这究竟是什么人啊。

    瞅了眼病床上的儿子,他心中暗叹。

    在今日以前,他一直以为儿子才是这一代年轻人中最强大的一员。

    有着顶尖的天赋以及一位老祖的亲自指点,让他在修炼过程中没有走过弯路,就这样一路晋升到了宗师境界。

    这样的表现已经堪称是令人惊艳了,但是,如果与眼前的戎凯旋相比,似乎就又差了许多。

    他终于确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些人无法用正常的眼光去看待的。

    上前一步,战康毅向着戎凯旋深深一躬,恭敬的道:“戎叔,多谢您出手救了犬子一命。”他拍着胸膛,道:“日后您若是有事吩咐,我们父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戎凯旋哈哈一笑,道:“举手之劳,战兄客气了。”

    战御翔亦是笑骂道:“康毅,你就不用多事了。嘿嘿。如果戎兄弟要找人帮忙,也是找我,不会找你的。”

    战康毅的脸色微微一红,道:“是。”

    戎凯旋轻咳一声,道:“战前辈,令孙身上的毒素刚刚祛除干净,如今身体虚弱。不如让他一个人在此歇息吧。”

    战御翔一拍脑门,道:“正当如此。”他沉声道:“康毅,照顾好灵昊。”

    战康毅连连点头,他对于儿子远比任何人都要上心,哪怕战御翔不叮嘱这一句,他也不会离开半步。

    戎凯旋和战御翔两人缓步而行。片刻间便已离开了此地。来到了战家大厅,战御翔离开片刻,当他回返之时,手中就带着一个漂亮的玉盒。

    “戎兄弟,你救了我那最杰出的孙儿,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战御翔将手中玉盒推了过来,道:“这是老夫偶然得到的一件小玩意。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还请收下。”

    戎凯旋的眉头略皱,道:“战前辈,我可不是贪图您的宝物啊。”

    战御翔放声大笑,道:“戎兄弟说哪里话啊。”他摇着头,道:“实不相瞒,这一次灵昊受此劫难,老夫已经准备好了厚礼。但是。这份礼物未必就会放在那三家眼中,所以……哎。”他摇了摇头,道:“戎兄弟,既然你治好了灵昊,那么这份礼物无论如何你都要收下,否则老夫心中难安啊。”

    戎凯旋沉吟了一下,感受着战御翔话中的那番真切情意。他终于接过了玉盒,道:“既然是前辈馈赠,那晚辈就愧领了。”

    他将玉盒放入了木镯子空间之中,而没有当面打开。

    战御翔的目光在那毫不起眼的木镯子上停留了一下。他迟疑片刻,小心翼翼的问道:“戎兄弟,你这空间手镯不知来自何地啊?”

    戎凯旋一怔,他笑眯眯的道:“此物其实是出于钟离大陆的一个传承世家。”他顿了顿,道:“我与那个世家有些渊源,所以得到了此宝。”

    战御翔的脸色瞬间数变,他的语气愈发的谨慎了:“戎兄弟,你说的那个世家,可是戚家么?”

    戎凯旋双目一亮,道:“战前辈,您也知道戚家啊。”

    戚朵朵曾经说过,在镇魔大陆之上,只要是有着一定声名的老祖级强者,就会知道她的家族所在。

    可是看此刻战御翔的表情,戎凯旋就知道,戚朵朵只怕还是谦逊了许多。

    战御翔可是连金光门也不曾畏惧的品宝堂老祖,但是在提到戚家之时,那副小心谨慎的模样,简直就是摆明了告诉别人,他对戚家畏惧忌惮,甚至于连名字都不太敢提及。

    由此可见,戚家在他的心中远比金光门更加的可怕。

    见到戎凯旋爽快承认,战御翔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果然是戚家。呵呵,你竟然问我知不知道天位传承世家,哈哈……”

    戎凯旋心中微动,道:“前辈,戚家是何来历,又有何成就?”

    战御翔愣了半响,讶然道:“你竟然不知道?”

    戎凯旋茫然摇头,道:“晚辈确实不知。”

    战御翔磕巴了几下嘴巴,心中苦笑连连,这小子连戚家是什么样的家族都不知道,为何还会有戚家所独有的空间饰品。

    如果他不是深知戎凯旋的强大,还真的会怀疑这木镯子是否他偷盗而来的呢。

    收敛心神,战御翔道:“好吧,既然你不知晓,那我就饶舌几句。”他停顿了一下,语气肃然,道:“戚家,乃是钟离大陆众所公认的第一家族!”

    ps:抱歉,今天还是老老实实两更吧,晚上朋友生日,要去……

    此外,感谢遗忘打赏,不过那日三更其实是补更,惭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