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唤灵 苍天白鹤

《无敌唤灵》 第四百三十五章 气势冲天

www.appledu.com 无敌唤灵     戎凯旋向着那位老者抱拳一礼,道:“请教执法大人姓名。”

    那老者的眉头略皱,身上煞气隐现,对于这个小小师级修者的无礼极为不满。

    在听到眼前这个小师级修者打伤了手下的先天执法之时,他就使用目光仔细打量过戎凯旋。但可惜的是,戎凯旋掩饰气息的能力实在是太好了,哪怕这位老者有着宗师中期的修为,也不能察觉分毫。他根本就不能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发现任何强者迹象。

    虽然他怎么也无法理解,一个师级修者是怎样将一位先天打成这般凄惨模样,但这最多也只能使他有些警惕,而绝不可能让他把戎凯旋视为与己同阶的强者来对待。

    冷哼一声,此老勉强压住了心中不满,冷然道:“老夫邓超然,你打伤本城执法,可知所犯何罪?”

    戎凯旋微微的笑着,道:“邓执法,您来到此地,怎么就不问问事情经过,看看谁才是那无理取闹,仗势欺人之辈。呵呵,就这样直接给在下定罪,这不太好吧。”

    他的话中充满了嘲讽和讥笑之意,在此人的面前,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心中不满。

    若是以年龄而论,戎凯旋就算是心平气和的叫一声前辈也是应该。可是,这位老人既然与那两个执法同样的秉性,戎凯旋就懒得理会了。

    邓超然的脸色一沉,只是看着戎凯旋那有恃无恐的模样,反而让他小心警惕了起来。毕竟,不是任何人都有着战御翔老祖的底气,他只是一介宗师,自然是顾虑重重了。

    “哼,徐天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详细说来。”

    徐天吉一怔,他尚未开口之时。那已经缓过气的杨琨顿时叫道:“邓护法,这小子在市场上破坏交易规矩,直接使用灵币强行购买这位虎族摊主的灵核。我们规劝他,可他不但不听,反而将东西强行夺走。晚辈气不过,想要将他拿下,但没想到……”他用着怨毒的目光看向戎凯旋。大有将其生吞活剥的架势。

    戎凯旋微微的一笑,道:“啧啧,阁下真是能耐,这混淆视听,颠倒黑白的本领了不得啊。”他竖起了大拇指,道:“你怎么不说。我初次来此,不知道规矩。你怎么不说,这位摊主明明谈好了价格,却故意反悔。你怎么不说,你们两个明明亲眼目睹之事,却装作不知,反而要帮它遮掩。故意袒护。”

    “够了。”邓超然突地爆吼一声,道:“老夫不管你们之间谁对谁错,总之在这里对抗执法,就是挑战巨城权威。你……随老夫走吧。”他的双目炯炯有神,道:“老夫可以通知你家大人,让他来老夫地方领人。”

    戎凯旋侧着脑袋,似笑非笑的道:“邓护法,你真的确定如此?”

    邓超然心中陡然一寒。但他脸上却是肃然道:“既然你动了手,那么不管如何,老夫总是要处理的。”

    面对着一个师级修者的询问,他竟然会低三下四的解释。这件事情如果此前有人告诉他,他绝对不会相信。但是,在面对着戎凯旋之时,不知为何。他总是有着一种底气不足的感觉。

    杨琨眼珠子一转,他陡然厉声喝道:“邓长老,此子曾经出言污蔑我们巨城,这等罪行。不能饶恕啊。”

    邓超然一怔,他的目光顿时变得阴冷了起来,凝视着戎凯旋,他一字一顿的道:“你可曾说过?”

    戎凯旋的眉头一皱,道:“我并没有污蔑巨城……”

    “呸。”杨琨怒喝道:“你小子刚才当着那么多人面说的话难道是放屁么?怎么现在当着护法大人的面,就变成了缩头乌龟,不敢承认了。”

    戎凯旋双眉一挑,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杨琨的呼吸莫名为之一窒,他心中发寒,竟然不敢继续喝骂下去了。

    慢慢的,一抹不屑冷笑从戎凯旋嘴角上泛起,他缓缓的道:“搬弄口舌是非之人,今日戎某必然杀你。”

    他原先并没有杀人之心,但对方如此狠毒,硬是要将污蔑巨城的屎盆子扣在他的头上。

    金光门的岳一德破坏规矩在城内动手,结果被擒拿斩杀。如果他在执法人员面前出言污蔑巨城的罪名坐实了,那么其下场绝对会比岳一德更惨。

    既然杨琨铁了心要难为自己,他自然也不肯轻饶对方了。

    “住嘴。”邓超然的双目圆睁,身上煞气陡然间增强数倍,那庞大的气势如同一座高山峻岭般的碾压过来:“竟然敢在老夫面前威胁本城执法,真是不知死活,老夫就在此将你毙了,看看又有谁敢为你出头。”

    他原本也不想与这个不知深浅的小家伙结下不可化解的死仇,但是,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在那么多人面前威胁城中执法,如果他不为手下出头,那么此事必将传遍整个巨城,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不过,在这一刻,他不仅仅恨着戎凯旋,对杨琨也是极为憎恶。

    正是因为此人的不断逼迫,才让那愣头青的小子说出这样莽撞的话,也让他陷入了两难之地。

    此事过后,无论如何都要将杨琨调离了,否则没准那一日,这个祸害会连累到自己的头上也说不准。

    收敛心神,邓超然一步踏出,他高高的举起了一只手,那只手上闪烁着淡青色的光芒。

    一股澎湃的力量释放出来,将附近所有区域都笼罩了起来。不过,他对于力量的控制极为精巧,那威力仅仅是困住了戎凯旋,其余人虽然能够感应到这股强悍的气息,但却不会受到力量波及。

    “轰……”

    邓超然一掌击出,这一掌在虚空中微微摇曳,似乎随时都能够改变方向。

    他既然知道眼前这个师级少年能够击伤先天执法,自然是有着古怪,所以出手之时毫不留情。

    然而,就在此刻,他清晰的看到了,戎凯旋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副同样古怪的笑意。

    就在他心中琢磨着这一丝笑容包含着什么意思之时,就看到戎凯旋也是伸出了一只手。竟然是毫不示弱的迎了上来。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在心中泛起了一个念头。

    这小子,他发疯了。

    哪怕是曾经见到戎凯旋一脚将先天执法杨琨踹出去动弹不得的众人,这一刻也是有着同样的念头。

    戎凯旋的身法灵活,能够躲得过杨琨的一抓,以及出脚犀利,偷袭起来果断狠辣,都是令人赞叹。

    如果他此刻也是使用身法躲避的话。那么在众人的心中,或许会以为他还有着一线希望闪避开来。可是,他竟然不自量力的主动去迎接这一掌。

    这可是完完全全的自寻死路的做法,哪怕是再看好戎凯旋的人,也不会以为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还会有什么生机可言了。

    邓超然的眼中一寒,心中涌起了无穷的怒意。岂有此理。你小子难道真的以为,老夫不敢杀你么?

    他在出掌之时,虽然口中说的凶狠,但手下还是留着一丝余地。盘算着将戎凯旋暴打一顿,然后带入地牢。如果他身后真的有什么强大的,不可力敌的势力,他就乖乖放人。但如果只是虚张声势的话。那么他会让这小子后悔为何要生出来。

    但是,戎凯旋紧随其后的这种类似于藐视的举动,却是大大的刺激了他的神经。在这一刻,他已经是羞怒攻心,心中唯有一个念头,就是要将此子斩杀于此。

    反正此刻他手中握着大义,纵然有人寻上门来,巨城为了维护名誉。也唯有不惜一切代价的保住他了。

    心念电转,他体内真气澎湃,几乎将吃奶的力量都释放了出来。

    “轰……”

    一道巨响从两个人之间响了起来,这是硬碰硬的撞击,没有任何的花哨,也没有任何的避让。

    两强相遇勇者胜,但若是两个血勇之人相遇。那就是力强则胜,力弱则败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邓超然护法的身体被一股难以形容的大力抛向了天空,他努力的想要稳定身躯。但身子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摆摆,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无法稳住。

    啪的一声,他的身体和先前的杨琨一样,也是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他抬头,口角处竟然隐隐的溢出了一丝血迹。他用着惊骇欲绝的目光看着戎凯旋,惊怒交加的吼道:“你,你不是师级修者……”

    众人的目光都是有着一瞬间的呆滞,但随即明白过来。

    能够以硬碰硬的将一位中期宗师生生打退吐血的,又怎么可能是一位师级修者呢。哪怕这个师级修者再逆天,但也不可能达到这等程度啊。

    戎凯旋脸上的那一抹笑容慢慢的绽开了,但是这个笑容在邓超然和杨琨的眼中,却是如同恶魔一般的可怕。

    随后,一股强大的气息从戎凯旋的身上慢悠悠的扩散开来。这股气息一开始之时似乎并不强大,但却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的攀升着。

    师级后期,师级巅峰,先天初期,先天中期、后期、巅峰……

    “哗……”

    一股更加澎湃的力量弥漫而出,这股力量纯正无双,那是宗师的力量,但其所释放的压力却比邓超然要强大数倍之多。

    宗师初期,宗师中期,宗师后期!

    当这股气息达到了宗师后期之时,终于停顿了下来,而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鸦雀无声,寂静的落针可闻。

    ps:昨天章节有一个大错误,白鹤马上更改,汗水,多谢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