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唤灵 苍天白鹤

《无敌唤灵》 第四百三十六章 战老祖赶来

www.appledu.com 无敌唤灵     “宗师后期,竟然是宗师后期……”

    一片低低的喃语声在众人间慢慢的响了起来。而就在戎凯旋开始释放气息的那一刻,杨琨和虎族摊主的脸色同时变得极为难看,眼眸中甚至于有着深深的恐惧。

    他们都十分的清楚,如果戎凯旋仅仅是一个师级修者,那么无论他是什么身份,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师级修者就算是再有潜力,也只是一个尚未成长起来的天才。而在这个世界上,意外陨落的天才还少了么?

    但是,在戎凯旋这个年纪晋升了宗师,而且还是宗师后期,那么不管他是什么来历,都注定没有人会忽视他的存在。

    只要戎凯旋不是什么外表永驻的老怪物,那么他就是一个前途无量的绝世之才。别说是晋升老祖,就连更进一步都有着一定的希望。

    这样的成就,已经超脱了家族能够护持的极限,达到了以自身实力说话的地步了。

    邓超然膛目结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口角溢出的鲜血抹去,回头狠狠的瞪了杨琨一眼。

    杨琨的身体一个哆嗦,他可怜兮兮的看着邓超然,但这位老者对于他的眼神视而不见。

    转头,邓超然苦笑着道:“原来是一位宗师兄,失敬了。”

    戎凯旋收起了外放的气势,虽然萦绕在身周的强大气息告诉所有人,这个人强大的不容招惹。可是,这股气息再也没有对其他人造成什么额外的压力了。

    “在下戎凯旋,邓兄失礼了。”戎凯旋抱拳一礼,道。

    “哦,戎凯旋啊。”邓超然翻手取出一物,却是一面令牌。不过,这个令牌别具一格,与众不同。在令牌的正面,竟然是一面如同玻璃般的镜子。

    他伸手在镜子上划动了几下。上面立即浮现出了一些信息。然而,在看到这些信息之后了,他的脸色骤然一变,目光转冷,道:“戎兄,我在登记牌上看不到你的名字,不知你是改了姓名呢。还是偷偷潜伏进来的。”

    他在问出这些话的时候,手中早就取出了一物,只要将此物抛出,立即能够惊动城内强者,并且在最短时间内赶过来。

    这是因为他自知远非戎凯旋的对手,甚至于连拖延对方片刻也没有信心。所以才会如此的小心谨慎。

    戎凯旋扰了一下头皮,道:“我确实是从城门内进来的,不过那时候坐着马车,并没有人找我登记身份铭牌啊。”

    “马车?”邓超然倒抽了一口凉气,道:“皇者马车?”

    戎凯旋微微点头,道:“正是。”

    周围的人都是哗然出声,至此他们都知道。这个少年不仅仅本身修为极高,而且其后台起码也是一位老祖级的强者。

    杨琨和虎族摊主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了,他们在心中暗骂,你这小子,明明有着宗师后期修为,还有着如此背景,但却偏要扮猪吃老虎,真是害死人了。

    邓超然的笑脸中再度多了几分的小心。道:“戎兄,不知您所乘坐的那辆皇者马车呢。”

    戎凯旋想了想,道:“我也不记得了,不过你可以去战御翔前辈的府上问问,他们应该能够给你一个答复。”

    “战老祖。”邓超然的身体微微一颤,他的脸色变幻不定,竟然带着一丝淡淡的惧意。

    “噗通。”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杨琨已经是瘫坐于地,身体如同打摆子般的哆嗦着。而那位虎族摊主更是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它小心翼翼的转身,连摊位上的那些灵核也不要了。就想要悄悄逃走。

    可是,它的动作刚刚做出来,就听到邓超然如同雷霆般的厉吼声响起:“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给我站住。”

    一股澎湃大力袭来,虎族摊主爆吼一声,它竭力跳起闪避。但是,那股力量却在半空中一个转折,轻易的就撵上了虎族摊主。轰然一声巨响,这头虎族摊主就此躺在了地上,它的身上有着一个巨大的黑色伤口,那里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邓超然转身,目光看也不看它一样,就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这件事情一般,道:“这个家伙不但挑起事端,而且还妄想逃走。哼,若是让它走了,老夫岂不是要成为巨城笑柄了。”

    “正是,正是。”

    附近摊主们一个个闪避开来,尽量与那昏迷中的虎族摊主拉开了距离。

    戎凯旋心中惊讶,他虽然知道战御翔是品宝巨城中的老祖,但没想到他的名号竟然如此管用,一旦报了出来,邓超然等人立即放弃了追究责任,而且还帮着他将虎族摊主拿下。

    邓超然的脸上堆满了笑意,道:“戎兄,既然你是战家的客人,那么我将此事通报战老祖一声,可否?”

    戎凯旋微微点头,道:“好,那就麻烦邓兄了。”

    虽然为了这一点儿小事惊动战御翔未免有些不值得,但戎凯旋更不想长时间的纠缠其中。

    邓超然连连点头,他用手在令牌划动着,片刻之后,那令牌顿时亮了起来,镜子一般的表面上浮现出了几行字。

    仔细的阅读了一遍之后,邓超然大吃一惊,他拿着令牌的手都有些发颤了。

    旁观众人面面相觑,都在心中暗自猜测,这邓超然看到了什么答复。更有甚者在心中暗自腹诽,莫非这个年轻宗师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其实他与战家没有一点儿的关系。

    唯有戎凯旋不为所动,他虽然不知道邓超然在上面看到了什么,但哪怕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以战御翔那火爆的脾气,肯定不会有什么好话。

    慢慢的,邓超然抬头,他的脸上挤出了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道:“戎兄,战老祖已经查询了我的方位,他老人家要我向您赔礼道歉,并且会亲自赶过来处理此事。”

    众人顿时一片哗然,战御翔老祖何等声名,竟然会为了这点儿小事亲自出面?

    这一刻,所有人在兴奋之余看向戎凯旋的目光中就带着些许的敬畏之色了。此子能够被战老祖如此看重,而年纪轻轻更有着宗师后期的强大战力,真不知道他究竟是何来历。

    “邓超然,你们在哪儿。”

    天空中,陡然传来了一道如同雷霆般的爆响声,随后,一道身影由远而近,如同电光般的闪到了众人面前。

    邓超然连忙躬身行礼,老老实实的道:“邓超然见过战老祖。”

    “见过战老祖。”

    在场所有人,除了戎凯旋和那位已经昏迷过去的虎族摊主之外,其余人包括瘫坐在地,仿若是丧魂落魄的杨琨都是主动行礼。

    老祖级强者,哪怕是在钟离大陆之上,也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远不是这些普通人可以招惹和看见的。

    战御翔狠狠的瞪了邓超然一眼,那凌厉如刀的眼神似乎是要将他剐了,让邓超然的身体从头凉到脚。

    随后,他转身,大笑着向戎凯旋走去,道:“戎兄弟,老夫来晚了,真是对不住。”

    兄弟?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了。堂堂的品宝巨城战御翔老祖,竟然会对一个年轻的宗师后期以兄弟相称。

    “啊。”

    众人转头看去,原来是杨琨再也无法忍受这个刺激,当场华丽的昏迷了过去。

    不过,此刻无论是各位摊主,还是买家,在看待此人之时,大多是幸灾乐祸,而为他担忧和感到怜惜的,却是少之又少。

    戎凯旋微微一笑,道:“战前辈,这点儿小事,您只要派一个门下出来交代声就行了,何必亲自出面。”

    战御翔摆着手,笑道:“不麻烦,不麻烦,呵呵,你的事情,又怎么会有小事呢。”

    自从知道戎凯旋与第一天位传承世家有关系之后,战御翔就千方百计的想要拉近他们之间的关系。他正在发愁,要怎样做才能够获得戎凯旋更多的好感,却马上发生了这件事情,他立即是放下一切亲自赶来。

    转头,战御翔问道:“邓超然,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详细说来。”

    邓超然不敢怠慢,他连忙伸手一指徐天吉,道:“徐执事,事情起因如何,你快点详细说一遍,不得有任何隐瞒。”他恶狠狠的道:“如果有欺瞒掩饰的地方,我决不饶你。”

    此时的徐天吉早就是吓得魂飞魄散,他战战兢兢的将自己和杨琨两人到此所看到的一切讲述了一遍。在这一次的叙说过程中,他并没有任何遗落,也没有添加任何自己的感情和倾向。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这样做了,那就真是自寻死路。

    战御翔的脸色越来越是愤怒,他重重一哼,道:“戎兄弟初来品宝巨城,不知道露天交易的规矩,你们给他补一张灵币铭牌就是了。哼,竟然联合这个该死的老虎摊主坑人,真是岂有此理。”

    徐天吉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他高声道:“老祖明鉴,弟子并没有联合任何人啊。”

    战御翔正待呵斥,却听戎凯旋缓缓的道:“战前辈,错不在此人,如果没有那摊主的贪婪,也不会发生这件事情了。呵呵,不过,杨琨执事三番五次的想要诬陷我,应该是想借助于巨城规矩取我性命吧。”

    众人看向昏迷的杨琨,都是心有戚戚然。他们都明白,这是戎凯旋落井下石,想要报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