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唤灵 苍天白鹤

《无敌唤灵》 第四百四十五章 见过戎叔

www.appledu.com 无敌唤灵     “兽宠?”

    “不可能……”

    几乎是同一时刻,数位老祖都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光明老祖那是何等尊崇的人物,换句话来说,纵然是登天封神强者在见到了光明老祖之时,也是礼遇有加。因为谁都无法保证,自己有朝一日会否求到这等人物的头上。

    哪怕光明老祖在晋升之前,是某个大人物的兽宠,可是一旦晋升之后,怎么说也应该摆脱这种身份了吧。

    但是,看着戎凯旋和战御翔的模样,他们就都知道,那头驻留在兽王宗内的黑熊灵兽,绝对是这位年轻宗师的兽宠了。

    戎凯旋微微一笑,转头道:“黄前辈,您觉得如何?”

    黄田祥也是一个果断之人,他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玉瓶递了过去,沉声道:“戎奉供,多谢你了。”

    与玉瓶同时递过来的,还有着一只空间戒指,此物乃是特制空间,能够让深水妖姬在里面生存下去。否则如此大件的活着植物,还真的很难保存呢。

    戎凯旋将玉瓶收入戒指,小心翼翼的收好,他取出一张符纸,就这样在上面留下了一段信息。随后,他将之封印,道:“黄前辈,你拿着此物去兽王宗,以您的身份,可以轻易见到宛阗京或者是宛阗沪两位前辈之一,只要说明来意,他们一定会帮您见到呆瓜的。”

    黄田祥一怔,道:“呆瓜?”

    戎凯旋微笑着道:“那头黑熊傻呆呆的,所以我就叫它呆瓜了,这个称呼一直未曾变过。”

    黄田祥磕巴了几下嘴巴,在知道那位光明老祖的名号之前,他当然可以无所忌惮的叫出来。但是,在知道这个词竟然是一位光明老祖的名字之后,他却突兀的发现。自己似乎怎么也叫不出口了。

    不仅仅是他一人如此,其余老祖亦是有着同样的感觉。

    他们看着戎凯旋的目光极为怪异,这个小家伙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给一位光明老祖取了这样憋屈的名号,难道他真的不怕光明老祖因为愤怒而离开他么。

    “好,多谢戎奉供了。”黄田祥抱拳一礼,道:“各位,老夫心急如焚,就先走一步,告辞了。”

    他行了一礼,随后一转身径自离去。竟然是连剩下的交易也不参加了。

    由此可见,他的那位徒儿在他的心中占据了多大的分量。

    戎凯旋转身,回到了战御翔的身边,低头轻声道:“战前辈,多谢了。”

    战御翔一怔,莫名其妙的道:“什么?”

    戎凯旋微笑着道:“如果不是前辈让晚辈担任了巨城名誉奉供,黄前辈也不会如此信任晚辈了。”

    黄田祥能够以一介散修的身份修炼到如今这等境界,除了他的天赋极高之外,也与为人谨慎有着很大关系。若是换作另一人。他怎么也不会空口无凭的相信戎凯旋所言。

    但是,正因为戎凯旋有着巨城名誉奉供的身份,以及战御翔的适时担保,所以才让他如此爽快的做出了决定。

    战御翔哈哈一笑。道:“戎兄弟客气了,你能够加入本城,是本城的荣幸,应该是我感激你才是。”

    他们两人在一旁窃窃私语着。声音虽然压制的极小,但身边的柯达夫妇两人却听得清清楚楚。

    他们夫妇对望一眼,都是心中讶然。

    战御翔对戎凯旋向来都是十分客气的。但是,客气到这等程度,却是难得一见。

    隐隐的,他们都有着一种感觉,那就是戎凯旋和战御翔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们并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战御翔才会对戎凯旋有着如此不可思议的,甚至于是带着一丝讨好的态度。

    交易会继续举行之中,戎凯旋虽然没有再度出过手,但是在场的老祖们已经见识到了他的不凡,再也没有人敢对他有丝毫的小觑之意了。

    数个时辰之后,当所有老祖们将需要的东西全部交易完毕之后,他们的脸色也是有喜有忧。得到自己心仪之物的老祖自然是笑逐颜开,但是一无所获的老祖们就是忍不住有些沮丧了。

    “咳咳。”战御翔轻咳两声,道:“各位,按照惯例,如果你们今日有宝物未能成功交易,但却想要出手的话,可以委托我们代为拍卖。”他一脸的笑容可掬,道:“我们在拍卖之时,可以按照你们的要求,优先交易你们需要的东西。”

    胡玉韬亦是笑呵呵的在一旁帮口道:“各位仁兄,你们在拍卖过程中,我们会尊重你们的意愿,保证让你们满意。”他笑眯眯的道:“虽然参与拍卖的并不全是老祖,但那些宗师或先天的手中,或许会藏着什么让你们都动心的宝物呢。”

    众位老祖对望了一眼,其中有几人沉着脸取出几件未曾交易成功的宝物。

    老祖级强者的记忆力远非常人可以比拟,战御翔参与了全部的交易过程,对于那些老祖的要求记得一清二楚,他微笑着将那些宝物收下。当然,这也是因为有着品宝巨城作保的缘故,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放心的交出宝物。

    戎凯旋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不时有老祖级强者上来与他交流几句。

    虽然戎凯旋的修为仅有宗师境界,但白痴都知道,一位拥有光明老祖做兽宠的宗师,绝对不能够用普通眼光去看待的。

    战御翔将所有宝物收下之后,他一声令下,那个封闭的大门顿时打开。

    门外,那些耐心等候的各位老祖后辈弟子纷纷进入。

    在整个交易途中,院子被一种神秘力量所笼罩,里面的任何声音都无法传出来。所以,这些宗师虽然一个个心急如焚,但却唯有默默的等待。

    此刻,那封闭大门终于开启,他们立即在第一时间迎了上去。

    这些人能够被自家老祖带在身边的后辈子弟,大都是具有一颗七窍玲珑之心,他们的目光看向各自的长辈,并且在瞬息间就已经判断出他们想要得到的信息。

    带着晚辈来此的老祖,大都会为他们的晚辈兑换一些宝物,若是成功入手,自然是面带微笑,但若是未能如愿,那么神情间多少会带着些许不满。那些晚辈一见之下,基本能够瞬间判断出来。

    其中,那位徐姓老祖的身边更是有着两位宗师,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一丝紧张之色。

    因为他们知道,虽然这一次自家老祖带上了一件宝物,但是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整整十颗帮助先天修者晋升的丹药,只怕没有人能够拿得出来。他们之所以要参加这场交易会,除了抱着一线希望之外,还有着一个想法,那就是让众老祖将这件事情传扬出去,看看是否有哪一家大宗门愿意交易。

    所以,这两位宗师强者虽然也是略有紧张,但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却少了许多。

    然而,当他们看到自家老祖之时,却是不约而同的微微一怔。

    因为他们看得清楚,徐老祖的脸上布满了浓浓的欢喜笑意,那种神态绝对是发自于内心深处,而且还没有任何的掩饰。

    他们两人心中微动,都是从心底冒出了一个狂喜的念头,莫非老祖真的交易到了?

    虽然这个可能性极小,但是能够参加交易会的,哪一个不是当世大能,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都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的。

    他们两人对望一眼,正想要上前请教询问之时,却又是同时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家徐老祖的目光根本就没有朝他们两个瞥来,而是来到了一个年轻人的面前,和颜悦色的与他谈笑着。

    而这位年轻宗师,正是由东道主战御翔带入院子,并且唯一留下的宗师修者。

    更多的宗师们停下了脚步,他们都注意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众多老祖隐隐的以戎凯旋为中心而相互交流着,虽然老祖们做的不漏痕迹,显得十分自然,但这种趋势却是难以掩饰。

    宗师们面面相觑,心中不由骇然。

    他们可是明白自家老祖长辈是何等的高傲之人,宗师级修者虽然强大,但何尝会被他们真正的放在眼中。不管是外门宗师,还是内门宗师,哪一个不是被他们呼来喝去的。可是此刻,无论是他们的态度,还是说话的语气,竟然都有着一种与那个年轻宗师平起平坐的味道。

    而更让他们感到惊奇无比的是,这个年轻宗师在众多老祖的围绕之下,竟然也没有丝毫诚惶诚恐的感觉,他谈笑自若的与周围老祖交谈着,兴之所至之时也是放声大笑,丝毫也不见拘谨约束。

    如果只看这副做派,根本就没有人会以为他是一个宗师修者。

    众人彼此互望,心中都涌起了一阵强烈的到了极点的怪异感觉。

    这就像是在一群远古而强大的食肉性生物中,突兀的看到了一只弱小的羚羊,而且,这只羚羊还与那些食肉性生物相处甚欢,那种强烈的对比感觉,让人在难以置信之余更是感到了一种强烈不和谐感。

    徐姓老祖抬头,他突地一招手,道:“你们两个过来,快点见过巨城戎奉供。”

    那两人不敢怠慢,立即上前恭敬行礼。

    众老祖如梦初醒,纷纷唤来自家晚辈与戎凯旋相见。

    而另一位老祖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则是正容对自家晚辈道:“城儿,过来见过你戎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