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唤灵 苍天白鹤

《无敌唤灵》 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尊传讯

www.appledu.com 无敌唤灵     梁惊涛的动作顿时为之一僵,他的目光更是瞬间转冷。

    在品宝巨城之内,竟然还有人敢如此呵斥与他,这种事情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未曾发生过了,甚至于让他有些陌生。

    虽然先前有着一位宗师强者骂他一句老匹夫,但他却是不曾放在心上。因为那时候对方并不知道他的来历,对于这种无心冒犯,以他的涵养根本就懒得与其计较。

    可是,如今他已经暴露了本人身份,竟然依旧有人敢如此大胆冲撞,自然是让他打从心底泛起了一丝怒意。

    “哼,这位仁兄如何称呼,为何要阻止老夫。”梁惊涛冷然道:“若是阁下存心阻扰巨城拍卖会,老夫却是要向阁下讨还一个公道了。”

    一个阁楼的门豁然打开,走出一位精神抖擞的中年壮汉。不过,所有人都知道,此人的年龄肯定是远远的大于他的外表。

    “老夫张含章,见过梁兄和各位同道。”

    梁惊涛的眉头略略一皱,他虽然并未见过此人,但是对于这个名字却并不陌生。

    钟离大陆浩瀚庞大,除了那些傲立于金字塔尖峰的登天封神强者之外,大多数的老祖级修者亦是名声在外。

    微微的抱拳一礼,梁惊涛沉声道:“原来是寒梅山张兄,久仰了。”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张兄出言喝止老夫,不知是何道理。”

    他虽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也知道对方来历。但是听他的口气,却依旧是不肯善罢甘休。这,就是品宝巨城的底蕴和实力所在。

    张含章哈哈一笑,道:“梁兄息怒,小弟适才并不是为自己喊的,而是为了本宗邓天尊所喊。”

    梁惊涛的脸色微微一变,此事竟然牵扯到一位天尊。那就容不得他不警惕了。

    目光朝着阁楼内张望了一下,因为阁楼门户大开的缘故,所以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除了张含章之外,就再也没有其它人了。

    “张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寒梅山邓天尊也在此地么?”梁惊涛沉声问道。

    张含章摇着头,道:“梁兄误会了。”他抱拳一礼,解释道:“适才小弟将梧桐木种子的影像传回宗门,恰逢邓天尊在场,观看之后立即传讯,让小弟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此物拍卖到手。”他苦笑一声。道:“小弟得到信息之时,梁兄恰恰宣布完毕,小弟一时情急,所以才会如此失礼,还请梁兄见谅。”

    听到了这番因果之后,其余包厢顿时变得默不作声了。

    如果仅仅是张含章一人出言阻止,那确实是有些不自量力,哪怕因此被巨城惩戒,寒梅山也没有任何借口发难。

    可是。张含章这一次出口阻止,却是受人之托,而那位托付他的人,却是一位登天封神强者。

    虽然人人都知道。这样的做法明显违规,但却无人再敢为品宝巨城出头了。

    他们这些老祖级强者在参加拍卖之时,就可以随意出手拦截先天修者们竞拍的宝物。那么在登天封神强者眼中,夺取他们的一件宝物又有什么了不起呢。

    至于大厅内的众多宗师们。就更加是噤若寒蝉,连一口大气也不敢吐出来。这种层次的争斗,已经不再是他们能够掺和的了。此刻。他们唯一所求的,就是老祖级间的冲突不要殃及池鱼了。

    梁惊涛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为难之色。

    张含章哈哈一笑,道:“梁兄,我知道自己出言阻止之时晚了一步,确实有些破坏规矩。所以,我也不希望您因此而为难。”他挺直了胸膛,道:“我只希望与那位竞拍到的兄台商议一下,请他转让此物。”

    梁惊涛的眉头略皱,他心中为难,戎凯旋固然是前途无量,但是为了一个尚未成长起来的他而得罪一位已经封神的天尊,这件事情是否得不偿失呢。

    然而,还没有等他考虑清楚之时,戎凯旋那清朗的声音就已经再度响了起来:“抱歉,梧桐木种子既然已经被我拍卖到手,那我就没有转让的意思了。让阁下失望,真是不好意思。”

    他口中说着不好意思,但语气中哪里有着半分难为情的感觉。

    张含章的脸色陡然一红,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凝望着那间封闭阁楼,沉声道:“阁下何人,口音相当陌生,不知可否出面一见。”

    戎凯旋冷笑一声,他的目光转向战御翔。

    他可不是初出茅庐的鲁莽之人,自然不会轻易的受到激将法而上当了。既然自己加入了品宝巨城,担当了名誉奉供的职务,那么在某些时候,自然是要利用一下的了。

    果然,战御翔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表示之时,梁惊涛就是轻咳一声,带着一丝怒意,道:“张兄,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品宝巨城的客人么?”

    张含章脸色微变,连忙道:“梁兄不要误会,小弟只不过是有心购买而已。”

    战御翔突地轻叹一声,道:“戎兄弟,我们还是光明正大露面吧。”

    戎凯旋一怔,讶然问道:“为什么?”他心中颇为失望,原来战御翔也不过如此,当自己遇到登天封神强者的刁难之时,他就打了退堂鼓。

    战御翔苦笑一声,道:“戎兄弟,在这里的各大阁楼中,有很多人都参加过先前的交易会。你适才开口说话之时,不应该使用本来的声音啊。”

    戎凯旋顿时恍然,他一拍额头,苦笑着道:“是我疏忽了。”

    他若是存心想要隐瞒身份,那么在适才出价之时,就应该改变自己的声音和腔调。既然未曾改变,那么只要在这里有参加过交易会的老祖,就绝对无法瞒得过去了。

    若是仅有一、二人,他们或许还可以想办法与其沟通交涉。但是那么多老祖在场,想要继续保密身份,那无疑就是天方夜谭之事。

    一旦想通了其中道理,戎凯旋也就上前一步,轻轻的推开了阁楼大门,他目视前方,朗声道:“梧桐木种子是我的,我不想转让。”

    就在他的身影出现在阁楼上的时候,许多包厢中的老祖级强者们都是暗叹一声,果然是此子。

    张含章看着戎凯旋,不由地微微一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出口毫不客气的人,竟然会是如此的年轻。

    目光一转,他立即看到了戎凯旋身后的战御翔,那双目光顿时变得凌厉了起来。

    他的目光瞥过了戎凯旋,直接落到了战御翔的身上,凝声道:“阁下躲在幕后,指使一个小辈出面,如此藏头缩尾,也不感到羞耻么?”

    此言一出,许多阁楼的老祖脸上都泛起了一丝古怪的笑意。

    战御翔双目一闪,他冷笑一声,道:“寒梅山的客人原来巨城,不认识老夫也是正常。但如此信口雌黄,哼,也不知道是谁丢人现眼。”

    张含章一怔,他狐疑的道:“阁下是……”

    战御翔傲然道:“老夫战御翔,品宝巨城奉供。”

    张含章膛目结舌,他的脸上微微的泛起了一丝红色。

    钟离大陆实在是太大了,他们之间或许听说过彼此的名号,但是见面不相识的情况却是更多。

    转眼朝着梁惊涛看去,只见此人脸上一片黑色,眼眸中的神色明显不善。

    苦笑一声,张含章道:“原来是张兄,小弟一时失言,也是心急邓天尊之事,还请兄台见谅。”

    听到他提及登天封神强者,哪怕是战御翔也无法继续追究了。他轻哼一声,道:“张兄,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他指着戎凯旋,道:“这位是我们品宝巨城的名誉奉供戎凯旋。”

    “名誉……奉供?”张含章愣愣的看着戎凯旋,那目光要多怪异就有多么的怪异了。

    不仅仅是他一人如此,就连大厅内的所有宗师级修者们也是一样的表情。他们看着戎凯旋,就像是在看着一头四不像般,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感觉。

    戎凯旋的眉头略皱,他可不喜欢这样的目光。

    “张前辈,这颗梧桐木种子是我拍下来的,而且我也不打算转让给任何人。”他冷冷的说道:“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您可以回到阁楼,继续参加拍卖了。”

    张含章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如果买主是战御翔的话,他确实是顾虑重重。虽然品宝巨城没有封神强者,但商业联盟却是不然,若是惹怒了这个巨无霸,哪怕是邓天尊也难以应付。

    但戎凯旋就不一样了,虽然他是巨城名誉奉供,但毕竟不是真正的奉供,而且仅有宗师修为,张含章的顾虑顿时少了大半。

    他冷冷的看着戎凯旋,缓声道:“戎奉供,梧桐木种子可是本宗邓天尊指名道姓需要的宝物,你若是肯转让给老夫,老夫愿意在原价的基础上再给你百万二阶灵币。”

    “百万二阶灵币?”戎凯旋一怔,他哑然失笑,道:“好多灵币啊。”

    听到了这句充满讥讽味道的话,张含章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他怒哼一声,道:“戎奉供,邓天尊已经说了,要不计一切代价获得此物,他老人家甚至于已经亲自动身赶来。如果你现在不肯转让此物,那么不日你就将亲自面对天尊他老人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