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唤灵 苍天白鹤

《无敌唤灵》 第四百五十五章 针锋相对

www.appledu.com 无敌唤灵     场内顿时再度变得寂静了起来,这一次,哪怕是各个阁楼中的老祖级强者们也是一个个皱起了眉头。

    在这里的老祖,有一些也是出身于某个超级宗门,门内同样有着天尊坐镇。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敢招惹一位登天封神强者。

    如果让他们的宗门知道此中缘由,那么十有八九不会为他们出头。除非他们躲进山门,一辈子不离山门半步。否则一旦被邓天尊所杀,基本上也是难讨公道。

    毕竟,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任何宗门都不会与一位登天封神强者为敌。只要这位登天封神强者愿意付出一定代价,那么让宗门舍弃一位老祖,并不是太困难的一件事情。

    战御翔的目光一闪,他一步踏前,缓声道:“张兄,原来寒梅山行事如此霸道。嘿嘿,我看以后所有商业联盟的拍卖会也不必举行了。我们要先将拍卖物品清单给寒梅山过目,等到你们允许之后,才进入拍卖流程。你说……如此可好。”

    张含章一怔,他苦笑着道:“战兄说笑了。”

    他若是敢答应此事,那么寒梅山立即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别说是商业联盟会出手,就算是寒梅山上的邓天尊也要先一步将他逐出门墙平息众怒了。

    战御翔的脸色陡然一扳,道:“既然张兄也以为这是无稽之谈,那么梧桐木种子既然被本城奉供买下,阁下又为何还要出言威胁呢。”他哼哼冷笑,道:“阁下仗势欺人,莫非是当我们商业联盟是纸糊的了。”

    张含章的心中一凛,如果单单的品宝巨城,寒梅山倒也不惧。但是,如果因为破坏规矩,引出品宝巨城后面的商业联盟。那就连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收场了。

    梁惊涛突地哈哈一笑,道:“各位同道,本城戎奉供在拍卖会上拍的梧桐木种子一枚,完全符合程序,不知道哪位愿意出来作证。”

    张含章双眉一挑,他心中冷笑。

    梁惊涛或许是隐居已久,他已经老糊涂了。如果此刻出来作证,那可是得罪寒梅山的事情,除了品宝堂的内部人员之外,外人又岂会来蹚浑水。

    然而。他的这个念头刚刚泛起,就听到数十道声音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响了起来。

    “我愿意。”

    “老夫愿意作证。”

    “也算老夫一份吧。”

    随着声音响起,一个接一个的阁楼分别打开,露出了不少身影。这些人或是垂髫老翁,或是壮年汉子,但无一例外的,就是他们的身上都弥漫着强大而猛烈的气息。

    张含章何等眼力,只要扫过一眼,就知道这些人都是老祖级强者。而更让他感到骇然的是。他可是认得其中好几位,并且与他们也有着数面之缘,虽然远谈不上深交,但却也知道他们的来历不凡。

    梁惊涛哈哈一笑。转头道:“张兄,你看,那么多同道都可以作证,足以证明此物已经归宿戎奉供所有。”

    张含章的脸色铁青。他转头看向戎凯旋,这一次,他终于有些正视这个仅有宗师修为的年轻人了。

    如果仅有一个、二个老祖出面作证。或许还可以用无法推脱情面,或者是打抱不平来形容。但是,同时有那么多老祖宁愿冒着得罪邓天尊的风险而为戎凯旋作证,那就足以证明此子本身亦是不同凡响了。

    戎凯旋微微一笑,抱拳一礼,道:“晚辈多谢各位前辈。”

    那些打开阁楼露出身影的老祖们一个个都是笑嘻嘻的还礼,竟然没有人敢大大咧咧的承受。

    那位徐姓老祖哈哈笑道:“戎奉供,恭喜你在拍卖会上有所斩获,哈哈,日后若是有幸能够提炼出登天神丹,可要给老夫开开眼界啊。”他顿了一下,道:“神丹老夫虽然买不起,但若是能够看上一眼,也算是了却心愿了。”

    戎凯旋哑然失笑,道:“前辈,这颗梧桐木种子中生机几乎断决,能够成丹的概率极低,晚辈可不敢保证啊。”

    徐姓老祖大笑道:“戎奉供,但愿你能够马到功成,炼就神丹。”

    众人都是面带微笑,他们当然也明白这个成功率确实不高,但是为了登天封神,哪怕是再小的希望,也值得全力一搏。

    张含章的脸色微变,他与这位徐姓老祖见过数面,知道他本名徐惊天,乃是玄机门的一位老祖强者。

    虽然玄机门中并没有登天封神强者,但是这个宗门以机关和阵图见长,许多拥有天尊坐镇的山门都与他们关系密切,甚至于连护山大阵都是出于玄机门之手。

    这,可是一个连寒梅山也不敢轻易得罪的庞大势力。

    但是如今,这位玄机门老祖却为了一个宗师级修者而宁愿得罪寒梅山。而且,他还与这个年轻宗师称兄道弟,可见在他的心中,这个年轻人的分量起码要比自己更高一筹。

    “哎,张兄,此物既然被戎奉供获得,就是戎奉供之物。他不愿意卖出,张兄就不用强求了。”胡玉韬从一个阁楼中抱拳一礼,道:“若是张兄能够劝说邓天尊放弃此物,商业联盟一定记住你们的一份情谊。”

    张含章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苦笑,道:“我明白了。”他深吸了一口气,颇有些不满的道:“老夫当然不敢强取豪夺,但却不明白,这里既然是巨城组织的拍卖,那么为何宝物会落入巨城奉供之手。哼,难道他们就不用避嫌了么?”

    梁惊涛哈哈一笑,道:“张兄误会了。”他伸手一点,道:“张兄请看,这些阁楼都是给各位老祖级强者准备的,只要有着相应的身份,就可以进入。不过,所有进入拍卖场的人,都是本城的客人。战老弟和戎奉供并不是以本城奉供的身份参与,而是以普通客人的身份参与,自然有资格参加拍卖了。”

    众人笑而不语,虽然他们都知道,既然战御翔参加拍卖,少不得会有一些优惠,但这件事情却没有人愿意捅破。

    张含章的嘴角抽搐两下,道:“好,既然如此,老夫无话可说。”他抱拳一礼,道:“惊扰各位,还请多多见谅。”他身形一晃,已经是进入了自己的阁楼之中,并且将大门掩上。

    众位老祖对望一眼,纷纷点头,各自回返。

    梁惊涛不动声色的取出了下一件拍卖物品。

    不过,经过此事一闹,场中的紧张刺激气氛早就发生了巨大变化,很多人的心思不再关注于此了。

    虽然梁惊涛已经是将自己的本事发挥到了极致,尽可能的活跃气氛,但是最终的成交额却远比预期中要少了许多。

    梁惊涛也是一位果断狠厉之人,既然事不可为,他立即作出决定。在拍卖了十件宝物之后,他陡然一挥手,朗声道:“各位,今日的拍卖会就此结束,三个月后的季度拍卖会上,我们再次相见吧。”

    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了某个阁楼,语气森严的道:“各位同道若是有心想来捧场,老夫代表巨城欢迎。可是,如果有人存心想要闹事,品宝巨城和商业联盟肯定会追究到底。今日之事……老夫希望不会再有上演的一次了。”

    说罢,他大袖一拂,转身离去。只要看着他离去之时的气势,就知道他心中是何等的愤怒了。

    如果张含章不是寒梅山门下,并且奉了登天封神强者的嘱托和命令才搅局的话,梁惊涛肯定会暴怒出手,纵然不会取其性命,但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张含章的脸色阴沉,他在阁楼中静静的坐着。目光从梁惊涛的身上收了回来,最后落到了戎凯旋所在的房间之中。他口角微微扬起,缓缓的道:“好狂的小子,等天尊大人亲至,我看你是否还有胆量抗拒。”

    戎凯旋和战御翔并没有等到拍卖结束,而是在关闭阁楼大门之后就静悄悄的,没有惊动任何人的离去了。

    战御翔沉声道:“戎兄弟,日后你行走天下,可要小心一点了。”他停顿了一下,道:“我虽然没有见过邓天尊,但却曾经无数次听说过他的大名。这是一位强大的登天封神强者,而且性格执拗,凡是他看中意的东西,总是会想尽办法弄到手中。”

    戎凯旋微微点头,道:“战前辈,您觉得晚辈应该如何做才好。”

    战御翔沉吟了一下,道:“我建议你回到兽王宗,只要你在兽王宗滞留一日,那邓天尊就算是胆大包天,也是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的。”

    戎凯旋一怔,笑道:“您是要我托庇于天凤大人之下?”

    战御翔肃然点头,道:“你可不要看不起这个资源,哼,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希望见到天凤大人,并且陪侍在它的身边学习。你若是不愿意去,那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戎凯旋侧过了脑袋,认真的想了想,道:“还有什么办法么?”

    天凤大人那个小女娃的形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无法磨灭的印象。让他托庇于天凤大人,除非是走投无路,否则绝不可能。

    战御翔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戎兄弟,你若是肯回到那里,或者是请那里的前辈放出一句话,那么保证寒梅山的所有人见了你之后,都绝对不敢伤你,反而要把你当祖宗一般的供养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