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唤灵 苍天白鹤

《无敌唤灵》 第四百六十章 天尊出手

www.appledu.com 无敌唤灵     这一剑,仿佛是虚无缥缈,刺入了一片虚无之中,对于一切都毫无影响。

    这一剑,没有那璀璨多彩之光辉,也没有震撼天地之雷声。它就像是春风细雨一般,轻柔无声的侵入了那波涛汹涌的水浪之中。

    然而,令人感到极端诡异的是。

    戎凯旋的这不疾不徐的一剑却在虚空中留下了一道明显的痕迹,别说是老祖和宗师了,就算是稍近处的先天们,也是能够清晰的看到这一剑刺出的轨迹。

    在众人的眼中,这一剑平淡无奇,一剑刺出,仿佛没有半点力量,进入那无尽风雨之中,仿佛瞬间就会被狂暴力量所泯灭。

    不仅仅宗师和先天们有着类似的想法,就连各位老祖亦是如此。

    柯达夫妇对望一眼,战御翔眉头大皱,他们都是心中纳闷,搞不懂戎凯旋在做些什么。

    然而,那悬立半空中邓宁天尊的眼眸却是霍然间亮了起来,那一双如同星辰大海般深邃莫测的眼眸中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芒。

    他的手指头微微的抖动了一下,但却像是顾虑着什么,终于没有出手。

    随后,戎凯旋的这一剑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刺入了那风水交融的区域之内。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与所有人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就在这一剑刺入那罡风和水浪交融的一片天地之时,所有人都有着一种诡谲的感觉。在他们的感官中,那时间似乎是变慢了,又仿佛整个天地间的一切运动都因为某种缘故而变得迟缓了。

    戎凯旋这一剑刺入,并没有如同众人想象中那样被风水之力侵蚀跌落或者爆裂,反而是成为了那屹立在风水之中的擎天之柱。所有的风水在来到长剑周围的那一刻,就像是被一种神秘力量定住了,从而变得凝重起来。

    它们凝聚在长剑的周围,而且这个趋势还在以一种极端可怕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蔓延着。

    仅仅是一瞬间。众人就已经看到了,正在流转和彼此对抗的风、水之力迅速的停滞了。不仅仅如此,这些仿佛变得肉眼可见的力量似乎正在发生着什么令人难以想象的变故。

    张含章的脸色大变,他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长鞭凝重如山,无论他如何挥舞,竟然都有着一种被完全束搏而无法动弹的感觉。

    一股无法形容的寒意从他的心中瞬间蹿升了起来,他膛目结舌的看着那一道没有半点光华的长剑,怎么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是在平时,他见势不妙。第一个念头肯定是远离此地,设法自保。但是,此刻在他的头顶上,却还有着一个极端恐怖的存在。

    一想到邓宁天尊的目光关注着此地,张含章顿时打消了逃遁的念头。他的脸上陡然涌起了一片潮红,爆吼一声,体内涌起无穷无尽的澎湃伟力,那原本有些呆滞的长鞭宝石光芒就像是受到了强烈刺激一般,轰然爆发出了更加强悍的力量。

    那力量汹涌而起。就仿佛是生力军一般,冲入了无尽的水浪之中。

    顿时,原本开始凝固的水浪又一次变得沸腾了起来。

    只是,远处观战的老祖们却是一个个骇然色变。他们的目光变得复杂而惊骇。

    张含章在老祖中虽然并非顶尖,但好歹也是一位成名多年的老祖强者。可是,此时他在与一位宗师搏杀之时,却被迫催发了自身精血。

    这可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法门。虽然能够让自己得到暂时的庞大威能加持,但此战之后,张含章肯定会衰弱一段时间。

    如果这种催发精血的秘方是戎凯旋所释放的。那么没有人会觉得奇怪。宗师想要与老祖抗衡,不付出巨大的代价,又怎么可能。

    但是,让人感到惊奇的是,此刻的情况却是完全相反。

    那施展出催发精血秘法的,竟然会是拥有老祖修为的张含章。

    当众多老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不知道心中究竟有何感慨。反之,那些眼尖和胆大的宗师们亲眼目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则是一个个热血沸腾,将戎凯旋这个名字牢牢的记在了心中。

    水强、风弱。

    当张含章激发了精血之力后,他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是巨大无匹,远远的超过了戎凯旋所操控的驱风杖。

    不过,能够把一位老祖逼迫到这等地步,戎凯旋已经足以令人刮目相看了。

    然而,眼看那澎湃的水浪即将完全压制罡风,并且冲击着凝固的风水之力时候,半空中的邓宁天尊却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这一战最终的结果。

    戎凯旋面不改色,只是在他的眼眸深处却泛起了一丝淡淡的嘲讽之色。

    右手长剑微微一抖,顿时,一道如同龙吟般的声音从剑身上爆发而起。

    这一道声音从低而高,转瞬而起,瞬间穿破一切阻碍,直冲云霄。

    随后,这把朴实无华,黯淡无光的长剑绽放出了狂暴猛烈,犹如红日当头一般的强烈光芒。这光芒,从乍现的那一瞬间就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那光芒扩散出去,任何力量在它的照耀下都像是被烈火焚烧的雪花,瞬间消融化去。

    而几乎与此同时,原先凝聚在长剑周围,已经被剑光力量固定的风水却是迅快的凝缩了起来,它们被光芒吸引,变成了光源核心处的一个小小黑点。

    在如此强烈的光芒之中,竟然还有着一丝诡谲的黑点存在,简直就是违背了人类所固有的理念,但它就是近乎于顽固的存在着。

    张含章的眼睛豁然瞪圆,他厉声嘶吼道:“剑灵……”

    灵器进阶而为灵宝,但灵宝中也有着高低之分,可无论灵宝本质如何,最强大的灵宝就唯有一样,那便是诞生了器灵的宝物。

    一旦诞生器灵,就证明这件灵宝强大无匹,不但能够释放出令老祖级强者都要退避三舍的恐怖力量。而且这件灵宝还有着更近一步,踏足神道的可能。

    但是,拥有器灵的灵宝极其罕见,可谓是少之又少。

    而且,如果不能得到器灵的认可和效忠,这件灵宝纵然在手,也不过是聊胜于无罢了。

    据张含章所知,钟离大陆之上,拥有器灵之灵宝的老祖级修者屈指可数。若是遇到了他们,他绝对不敢有任何挑衅的动作。

    但是。他又怎能想到,在戎凯旋这个年轻宗师的手中,竟然也会有着器灵之灵宝存在。

    此刻,那器灵之威爆发出来,就好比是出笼之猛兽,发出了惊天地泣鬼神般的疯狂咆哮。那澎湃的力量狂涌而至,纵然是他,在这一刻也有着一种如同风中残烛,仿佛随时都会泯灭的感觉。

    这。就是器灵之威,在戎凯旋的全力释放之下,竟然能够彻底的压制老祖之力。

    当戎凯旋在初入宗师之境的时候,他就凭借着灵魂力量和驱风杖能够与一般老祖交手。甚至于宝物全出,灭杀老祖。而如今,他不但本身修为大增,达到了宗师后期。而且还掌握了一件超级强大的灵宝兵器。

    这种种威能相加,顿时超出了普通老祖能够承受的地步。

    “啪……”

    张含章手中长鞭上的那百颗宝石陡然间一阵动摇,随后。数颗宝石再也承受不住如此重压从而当场破裂。

    他的脸色难看之极,这些宝石都是煞费苦心收集而来,能够将它们熔为一体,也不知道花费了他多少心血和人情。但是,在这一刻,此物却遭到了无法逆转的破损,自然是让他心痛如绞。

    可是,在戎凯旋释放的器灵剑芒之下,他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退,尽可能的远离此地。

    手中长鞭舞出了一道道鞭花,这是他竭力阻挡戎凯旋即将碾压过来的威能,同时,他身形晃动,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退去。

    但他随即骇然发现,自己的后退速度之慢远超他的想象之外。

    仿佛在他的身周,已经有了一圈圈的禁锢力量,将他牢牢困住,让他难以退却。在这些力量之中,他感应到了风之力,也感应到了自己的水之力。不过这些力量搅合在一起,反而成为了他后退的障碍。

    他这才知道,原来从他出手的那一刻,就已经落入了戎凯旋精心布置的陷阱之中。

    豁然,一个小小的黑点夹杂在无穷的剑光之中朝着他疾飞而至。

    这一个小黑点是如此的显眼,而在看到它的那一瞬间,张含章的脸上就再无一丝血色了。因为他清晰的感应到了,这个小黑点之中所蕴含着的能量是何等之庞大。若是在他的面前爆开,肯定能够带给他无以伦比的伤害。

    他竭力后退,但是周围的风、水之力却像是已经不再受他控制,眼看他就要被这个小黑点追上了。

    半空中,邓宁天尊再度一声长叹,他的双目豁然一瞪。

    一个眼神,仅仅是一个眼神,一个意念。

    于是,那被戎凯旋驱使的风、水之力立即消失,两位强者搏斗所造成的庞大天地灵力转瞬间就消退的干干净净。

    张含章大喜过望,双脚用力,如飞一般的逃遁而去。

    戎凯旋的脸色微变,他怒哼一声,正待追击之时,却见那小小黑点却是陡然一个转折,反向朝着他扑了过来。

    “啪……”

    一道巨响之后,滂湃的力量肆虐撕扯,那小黑点就此爆裂开来,无穷被压缩至极点的风水之力轰击而出,竟然硬生生的将器灵力量也压制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