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唤灵 苍天白鹤

《无敌唤灵》 第五十四章 有点欣赏

www.appledu.com 无敌唤灵     戎凯旋微微的侧过了头,他认真的看着这位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宛家小少爷,突地笑道:“宛兄,我的这个小朋友,你是买不起的。”

    宛方毅的脸色微变,他的眼神立即变得阴骘了起来。

    那位带着戎凯旋进来的年轻仆役一脸惊骇,就连他的身体也是身不由己的哆嗦了起来。他用着颤抖的手指头点着戎凯旋,破口大骂道:“你,你这个小兔崽……”

    戎凯旋豁然转头,目光不经意的朝着他瞥了一眼。

    这一眼并没有蕴含多少杀意,但却是如同一座大山般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身上,不仅仅将他所有的话都压了回去,甚至于让他心惊胆颤,站立不稳,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了。

    宛方毅身形一动,竟然挡在了那位跌坐的仆役身前。但是,让他感到诧异的是,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感受不到丝毫的压力。似乎那位仆役并不是受到了暗算倒地,而是他自己站立不稳,所以自行跌倒了。

    戎凯旋微微点头,看到宛方毅这样的举动,他的心中不免有些赞赏。

    这个宛方毅或许性子孤傲,自视甚高,但他毕竟年纪尚轻,远没有到那种草菅人命的地步。眼见自家门下仆役受人欺凌,顿时不顾一切的为其出头。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主子,当世已经十分罕见。

    相比之下,宛阗京兄弟驱逐宛方井的行为,就显得有些冷酷无情了。

    宛方毅双目炯炯的看着戎凯旋,他沉声道:“阁下原来是一位强大修者,真是失敬了。”他抱拳一礼,道:“只是,阁下如此修为,竟然为难一个小小仆役,就不觉得丢脸么?”

    戎凯旋哑然失笑。道:“小少爷,如果不是他口出不逊,我也不会为难他了。”

    宛方毅双目一凝,道:“果然是你出手的。”他的声音阴沉有力,更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心悸。

    适才戎凯旋拿眼看那仆役之时,仅仅是眼眸一闪,宛方毅虽然猜中了仆役倒地肯定与戎凯旋有关,但毕竟没有任何证据。

    然而,此刻一旦确定,心中却是大为警惕。

    此人在自己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其修为之高,绝对不在自己之下。

    若是在荒郊野岭之地相遇,他肯定是小心再三,绝对不与对方发生冲突了。但是,此地可是自己家中,更是有着两位老祖坐镇,他的心态又是不同。

    双目怒瞪,宛方毅朗声道:“阁下,不管我家中仆役做错了什么。都由我们家族自己解决,用不着外人管教。”

    戎凯旋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他轻轻的抚摸着小狐狸背上的毛皮,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根本就不曾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小狐狸更是流露出了一副极为享受的表情,让宛方毅看得火冒三丈。

    他怒哼一声,道:“阁下竟敢不将宛家放在眼中,那么小弟就要讨教了。”

    后退一步。宛方毅抱拳一礼。

    戎凯旋心中暗叹,这小子虽然血气方刚,但经验毕竟不足。自己既然敢孤身一人进来。又岂是他这个小小宗师能够对付的。罢了,就代宛家老祖教训他一下吧。

    或许是因为修为提升,所以让戎凯旋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在潜意识里,他已经将自己放在了与宛家两位老祖相等的地位了。在他的眼中,这个年纪比自己略大的宛方毅就是一个小晚辈。

    然而,正当戎凯旋想要出手之时,却见宛方毅已经张开了口,并且发出了一道轰然长啸之声。

    微微一怔,看着宛方毅眼眸中闪动着的一丝得意之色,戎凯旋不由地哑然失笑。

    这个小家伙,原来并不是如同表面上的那样鲁莽,而是粗中有细。看似要挑战自己,其实是拉开距离,呼朋唤友的求援了。

    虽然他的这点儿反应和表现在戎凯旋眼中看来,依旧是不屑一顾。但是相对于如此年轻的一位宗师而言,这样做也算是很不错了。

    随着这道啸声响起,宛家就好似在沸腾的油锅中浇了一盆冷水,瞬间变得热闹非凡了。

    数道身影以疾快的速度奔驰而来,而最近那人距离他们不过数十丈距离,人为至,已经是一道剑光当头罩下。

    戎凯旋立即看出,在这个小少爷居住院落的附近,竟然有着数位宗师级强者守护。在如此小范围内有着这许多强者,肯定是有意为之。看来,宛家那两位老祖对于这个年轻人还是相当的看好呢。

    虚空中,那一剑光芒四溅,威能无匹,持剑之人是一位宗师修者,他眼见小少爷无恙,心中大定,有心想要在众人前露一手,所以这一剑之威绝对是全力以赴。

    然而,就在那一剑刺出的霎那之间,他的目光一瞥,顿时看清楚了眼前之人。

    那抱着小狐狸一脸平静站着的年轻人,竟然是如此的面熟。他心中一动,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顿时记起了此人的身份。

    这一刻,他吓得连心跳几乎都要停顿了。

    这个人,别说是自己了,哪怕是家族中的两位老祖都万万招惹不起啊。

    身在半空,他陡然发出了一道凄厉叫声,这叫声如鬼哭狼嚎,刺耳渗人。那无穷剑光眼看就要刺到戎凯旋之时,却是陡然间全部消散。

    这位宛家宗师的身体在半空中一个转折,倒翻了一个跟头才重重落地。不过,在落地的那一刻,因为气血逆流的缘故,他竟然无法站稳,趔趄的后退数步,一口鲜血再也忍耐不住的喷吐了出来。

    “这,这是……”宛方毅脸上的得色瞬间消失不见了,他一脸惊恐的看着戎凯旋。

    因为他怎么也没有看出这位族中叔父是因何而受伤的。

    哪怕他的想象力再丰富一百倍,也绝对不会想到这是叔父因为过于畏惧,所以强行收剑,导致自己弄伤了自己。

    他还以为眼前这个年轻人施展了什么绝妙手段,不但将叔父的剑光破去,而且将他打伤了。

    戎凯旋在旁冷眼相看。哪怕是对方剑光即将及体之时,他脸上悠闲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如今以他身上的防护力量,除非是遇到了神道一击,否则他根本就不会在意。

    向着那口吐鲜血之人看了一眼,戎凯旋觉得此人有些眼熟,他微微点头,淡淡的道:“你认得我。”

    那人不顾身上血迹斑斑,连忙抱拳道:“戎……戎前辈,您在府中住过一段时间,晚辈自然认识。”

    他的年纪比戎凯旋大了许多。但是抱拳行礼,以前辈相称,竟然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感觉。

    此刻,那些闻讯赶来的宗师们已经看清楚了戎凯旋,除了一人从未见过戎凯旋之外,其余人都是脸色大变,甚至于是立即换上了一副带着谄媚的笑容。

    “见过戎前辈。”几人异口同声的行礼说道。

    宛方毅膛目结舌,他愣愣的看着这一切,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亲眼见到的一切。

    戎凯旋微微一笑。道:“你们谁去通知两位宛兄一声,就说我来了。”

    一人连忙道:“前辈稍候,晚辈这就去。”他身形一动,顿时飞声而起。不顾形象的朝着内院跑去。

    宛方毅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液,他豁然醒悟,转头恨恨的瞪了那个引着戎凯旋进来的年轻仆役一眼。

    你小子,不是说这是个上门讨好拍马匹送灵兽的修者么。怎么一转眼,他就变成了如此可怖之人了。

    那位年轻仆役的身体微微颤抖,他愣愣的瞅着戎凯旋。似乎直到此刻也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片刻之后,一道爽朗的声音陡然传来:“戎老弟,你终于回来了,哈哈,老夫等人可是早就等的心急如焚了。”

    远处,两道身影如飞而至,竟然是宛家的两位当代老祖。

    “啊。”

    地上的那年轻仆役眼见两位老祖都亲自出来,他终于无法忍受如此强烈的刺激,双眼一闭,就此晕了过去。

    宛阗京和宛阗沪两人联袂而来,笑呵呵的到了此地,却是微微发怔。

    此刻场中气氛极为诡异,更有一个宗师晚辈浑身冒血,这场面怎么看也不够和谐啊。

    “这是怎么回事?”宛阗京脸色一扳,惊怒交加的问道。

    戎凯旋微微的一摆手,笑道:“宛兄,你不必责怪他们,这一切都是小弟不好。”他顿了顿,道:“小弟进来之时,被人误会是送灵兽的修者,所以发生了一点儿小冲突,还请两位见谅。”

    宛阗京两人何等聪明,顿时明白其中缘故。

    他们两人狠狠的瞪了宛方毅一眼,吓得这位宛家大少爷一个哆嗦。自从晋升宗师回来之后,他还从未见过两位老祖如此凶戾的眼神。

    戎凯旋轻笑一声,缓声道:“我与这位小兄弟虽然有点儿误会,但是对他的所作所为却是颇为欣赏,日后好生修炼,必有一番成就。”

    宛阗京两人眼眸一亮,顿时是大喜过望。能够被戎凯旋夸赞几句,已经足够让他们重视了。

    轻轻的拍了拍宛方毅的脑袋,宛阗京道:“小家伙,还不快点谢过前辈夸奖。”

    宛方毅懵懵懂懂的谢过,见戎凯旋和两位老祖谈笑风生的进入内院,忍不住问道:“叔叔,他是谁啊?”

    那位口吐鲜血的宗师苦笑一声,道:“他,就是戎凯旋。”

    宛方毅倒抽了一口凉气,背心处顿时被冷汗渗透,朝着戎凯旋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心情久久无法平息。

    ps:白鹤今天去武汉办事,估计要几天才能回家,尽可能的保证更新,谢谢各位一路相伴。

    此外,还有月票不^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