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唤灵 苍天白鹤

《无敌唤灵》 第九十二章 尾随跟踪

www.appledu.com 无敌唤灵     泰旭阳身边的两位老祖同时应了一声,其中一个身形微微闪动,已经是消失原地。

    下一刻,他就出现在戎凯旋的身侧不远处,并且伸出了一只大手,朝着戎凯旋擒拿而去。他的速度快若闪电,瞬间就拿住了戎凯旋的肩头。

    包括泰旭阳和田子光等在内的老祖们都是微微一怔。

    他们先前见戎凯旋表现的如此强势,也是心中警惕。虽然不可能放过这个唯一见过田子台和傅彪之人,但是在出手之前,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虽然看似仅有一个老者出手,但是另外数人却早就悄悄的占据好了方位,无论戎凯旋朝着哪个方向逃遁,都会遭到当头痛击。

    其实,他们也知道,戎凯旋十有八九是恰逢其会,只不过是与田子台两人偶遇一次罢了。

    可是,七彩宗在炫心界内被称为第一宗门,行事向来都是霸道之极。既然遇到了戎凯旋这个明显不愿意合作的刺头,他们第一个想法就是将其拿下询问。至于他们自己的态度表现,那就从来不曾考虑过了。

    身为七彩宗门下,为了追寻两位失踪的老祖,就算是得罪了同道又算得了什么。

    在他们想来,任何人都应该无条件的配合他们的搜索和询问,一旦反抗或者不合作,那就是嫌疑之人,对待嫌疑之人,自然是有什么手段就用什么手段,不必讲究客气了。

    但是,就在那位老祖一出手就抓住戎凯旋之时,这些人的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原来这个表现的无比强势的年轻老祖,只不过是一个银枪蜡烛头罢了。

    这位老者也是宗门内的核心子弟,虽然今生神道无望,但在数十年前就已经晋升老祖,如今已经是中阶修为。对付一个刚入阶的普通老祖,就算是手到拿来也不算什么意外。

    那老者心中亦是大喜过望,他轻喝一声,手中真气澎湃汹涌,犹如潮水般的涌了出去。然而,他的脸色豁然一变,因为他骇然发觉,对方的身体竟然是犹如一个无底洞般,无论他催发多少真气过去,似乎都无法将这个无底洞填饱。

    心知不妙。老者的反应亦是快到了极致。

    他低喝一声,手臂陡然伸长,就连身上的肌肉似乎也变得鼓胀起来。

    看着他的动作,似乎是想要将戎凯旋提过头顶。

    但是,让他更加惊骇的事情发生了,虽然他已经将力量催发到了极致,哪怕是一只同阶灵兽老祖也会被他提起抛出。但是,戎凯旋的身体愣是纹丝不动,仿佛在一瞬间。那个无底洞就变成了一座巍峨大山,根本就不是他这点儿力气能够撼动的。

    老者的脸色陡然间青红交加,随后他就感应到一股更加雄厚的力量冲击而上,这股力量之强大。竟然比他适才的全力以赴还要强悍几分。

    “哇……”老者怪叫一声,他的双臂张开,就像是一只张开翅膀飞翔的大鸟般朝着后方急退而去。

    不过,他的反应虽然很快。但又如何快得过这股伟力。

    轰然一声巨响,他的身体如遭雷击,在半空中一个颤抖。重重的跌落在地,口中更是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身前的衣襟。

    “不好。”泰旭阳等人惊呼一声,他们再也按捺不住,另一位老者身形一晃,已经挡在了先前那位老者和戎凯旋之间,而田子光三人更是将受伤老者团团围住,生怕戎凯旋趁机追杀。

    戎凯旋身形未动,脸上带着一丝不屑的冷笑,他甚至于连出手都没有,就凭借着息壤之灵的能力轻易挫伤了其中一人。

    不过,对方既然动手了,戎凯旋也不可能轻易放过。

    他踏前一步,一脚当胸踹出,这一脚并不快,但是在踢出的那一瞬间,四周的气流却发生了巨大的难以想象的变化。那位挡在戎凯旋和受伤老者中间的老祖微微一怔,他立即感觉到了,身周的空气突然间变得凝滞沉重,就像是一道道粗大的枷锁,将他的身体团团捆住,甚至于连动弹一下也是奢望。

    “气系咒法。”这位老祖也是见多识广,他惊呼一声,身体陡然间变大了起来,所有肌肉骨骼就像是充气一般,硬生生的撑大了一倍。

    从他的身周,发出了“噼哩啪啦”的碎裂声,那无形的气系枷锁就这样被他生生的撑破了。

    可是,还没有等他来得及有下一步的动作之时,胸膛上就像是遭到了千斤重击一般,一道凄惨的叫声从他的口中爆发出来,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似的飞了出去。

    戎凯旋冷笑一声,他得理不饶人,身形微动之时,就已经窜了出去。他的身周凝聚起一道道强大风刃,打着旋儿朝那位老者的身上转去。

    然而,就在他的身体刚刚窜出之时,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不知何时,泰旭阳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一个圆筒,这个圆筒的洞口正对着他,从那漆黑的犹如黑洞一般的洞口中释放着一股令人难以想象的死亡气息。

    戎凯旋虽然遇见过许多强者,但是能够给他带来如此恐怖感觉的,却也是屈指可数。

    在这一瞬间,戎凯旋就仿佛是在面对着一位神道强者一般,浑身的汗毛都在一瞬间竖了起来。

    他双脚轻点地面,飞速向后退去。

    泰旭阳手中的圆筒始终正对着戎凯旋,在见到这位年轻宗师轻而易举的就伤到了自己的两位同门之后,他的心中也是惊骇欲绝,知道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敌人。他根本就来不及后悔,便已取出了身上最强大的宝物。

    戎凯旋直接退后数十丈,但那种被强大危机笼罩的感觉却依旧没有丝毫的褪去。

    他怒哼一声,整个身体豁然间化作了一道寒芒,这道寒芒极快极快,就像是原本静止不动的猎豹,陡然间变成了一道电光消失在原地。

    泰旭阳微微一怔,他的眼前立即失去了戎凯旋的身影,不仅如此,就连他的精神意念全开之下,也未曾发现这位年轻老祖的踪迹。

    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许久之后,泰旭阳和田子光等人才稍稍的放松了下来。

    那位可怖的大敌,已经是不知去向了。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泰旭阳沉声道:“田师弟,你是在哪里找到这个人的。”

    田子光一脸的苦涩,道:“泰师兄,我们得到了兄弟命牌碎裂的消息之后,就分头搜寻。”他顿了顿,道:“在百里之外,我遇到了这位戎兄,当时他看我的目光有些好奇,我追问了几句,才知道他与子台和傅彪见过一面。所以,我就请他回来指点方向。”

    泰旭阳怒哼一声,道:“原来他并不是出手的嫌疑人,既然如此,你们三个为何还要如此轻怠他。”

    田子光三人都是低下了脑袋,不过他们心中却是暗自恼火。

    同样身为七彩宗门下,他们虽然没有泰旭阳如此嚣张狂妄,但也是心高气傲,并不会将普通的同阶修者放在心上。特别是当戎凯旋随着田子光来此,当他们人多势众之时,就更是将戎凯旋当做砧板上的鱼肉,任凭他们的摆布了。

    而此刻,在听到泰旭阳的责骂之后,他们无不是在心中暗道,你对人家的态度,远比我们还要恶劣的多呢。

    只是,这句话只能在心中想想,却没有人敢说出口。

    “咳咳。”第一位受伤的老者轻咳了两声,道:“泰师弟,那人既然退去了,应该是忌惮着你的实力和我们七彩宗的名声。”他停顿了一下,道:“我和张老弟的伤势不重,只要服下丹药,稍微调息一下就能够恢复。”

    另一位张姓老者亦是微微点头,道:“是啊,泰师弟,那人既然离去,我们也就算了。只是……”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惊惧之色,道:“日后若是再见到此人,我们千万不可招惹了。”

    众人都是连连点头,心中却是暗道。

    这样恐怖的家伙,还有谁会无缘无故的招惹啊。

    泰旭阳等人休息了一个时辰,那两位老者身上的伤势也已经痊愈。

    田子光带着众人,按照戎凯旋描述的方向朝前飞去。

    两位老祖级强者的令牌突然碎裂,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是一件无以伦比的大事,如果不能探明真相的话,没有人会放心的。

    半日后,田子光等人已经来到了那片区域,感受着这里所弥漫的熟悉气息和强大的魔力荡漾,他们的眼神都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泰旭阳伸手取出一物,竟然是一只宣纸所做的蝴蝶,那蝴蝶扇了两下翅膀,就像是活了过来一般,挥舞着翅膀,朝着某个地方慢悠悠的飞了过去。

    众人脸上闪过了一丝惊喜之色,他们立即紧随跟上。

    然而,就在他们离去片刻之后,远处黑影一闪,戎凯旋已经是无声无息的跟了上来。

    泰旭阳所取出的那个圆筒虽然诡谲,但戎凯旋并没有多少畏惧。不过,他有着一种感觉,那就是此行的目的怕是与这些人有些重合。

    既然如此,与其自己花费精力,不如就跟在他们的后面静观其变吧。

    微微一笑,戎凯旋的身形又是一闪,随后如同鬼魅般的消失无踪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