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唤灵 苍天白鹤

《无敌唤灵》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二王联手

www.appledu.com 无敌唤灵     戎凯旋的面色也是变得凝重起来,不过,他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的紧张。

    与莽嘉神王的放手一战,已经让他在法则道路上有了崭新的领悟,虽然还无法与它那么多年的感悟相提并论,但却已经不再是初出茅庐可比了。

    蜀王生怕自己逃走,所以才会暗中布置,借着谈话之时不断的将法则力量释放出去,在此地布下了天罗地网。但戎凯旋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当远处的空间波动汹涌而来之时,戎凯旋单手一扬,杀戮长剑顿时破空而出。

    一剑斩下,虚空中竟然响起了那金戈铁马般的铿锵之音。

    阵阵激荡不休的澎湃能量正在疯狂涌动之时,一道金色光芒犹如划破天际的长虹,从中劈砍而出。

    “轰……”

    那惊涛骇浪般的空间能量瞬间停滞住了,因为有一把坚不可摧,势不可挡的长剑已经凭空而起,生生斩落,将这仿若一体的空间流动给劈开了。

    虽然仅仅劈开了一点,但是其杀戮气息却狂暴而不可测度,竟然是以点带面,乃至于让整片空间风暴就此毁灭。

    周围的空间愈发的扭曲起来,附近所有的一切都在空间中变成了齑粉,仅仅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以戎凯旋所在之地的方圆百丈之内9≦,.,就仅剩下无尽的尘土飞扬了。

    蜀王双目一亮,狞笑道:“好一把锋锐之剑,是本座的了。”

    虽然它已经见识过了戎凯旋的一些能力,但却依旧是信心十足,自付能够将这小子轻易擒下。

    远处,更加狂暴的能量风暴正在积蓄,而且,这股能量并不仅仅是从四周前来,而是天上地下。无所不包,就连整个空间似乎都处于它的力量笼罩之中。

    适才它煞费苦心的与戎凯旋谈话如此之久,自然是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哪怕戎凯旋化身为空气,都再也无法从这一片区域内脱身而去。这,是一位精通空间法则力量上千年的超级神王所拥有的强大自信。

    戎凯旋凝神静气,豁然一声轻喝,再度举起手中之剑,高高斩落。

    可是,这一次的结果与适才却是完全不同。那一剑斩下之时,周围的空间立即就变得凝滞起来,仿佛这空无一物的地方已经成了遍布泥浆之所在。杀戮长剑气势如虹,如果阻拦者也是如此强硬,它自然会竭尽全力,甚至于是超常发挥。

    但是,此次拦阻的力量却如同一摊烂泥般,无论它如何用力,破开了何等尖锐之物。可总是有着一种无法尽兴的感觉。因为始终都有着一道道无形之力束搏在长剑身周,让它的移动渐趋艰难。

    巅峰神王的手段果然是鬼神莫测,面对着煞气凌云的杀戮长剑,蜀王并没有选择硬拼。而是使用这等不温不火的手段,轻轻巧巧的就将这股锋锐给挫伤了。

    戎凯旋的脸色微变,他心中由衷的赞叹。真不愧是与莽嘉、米库等齐名天下的超级神王啊。若是莽嘉神王遇到杀戮长剑,或许会十分欢喜的以硬碰硬的战上一场。哪怕是受到一些伤损,也要痛痛快快的打一个天翻地覆。

    而蜀王的选择看上去虽然没有莽嘉神王那般的轰轰烈烈,但是所取得的效果却未免更胜了一筹。

    蜀王放声长笑。道:“戎凯旋,你还不肯束手就擒么。”

    它准备了许久,自然也有着雷霆手段。可是,在它的心中却还是有着一点儿的顾忌,而且不愿意水母有半点儿的损伤,所以并没有全力以赴的痛下杀手。只是期待戎凯旋刚入神王,骤然遭此打击之时,心神震荡,从而露出破绽让它抓住。

    可是,戎凯旋虽然年轻,但战斗经验却是极为丰富,而且心坚如铁,丝毫不会为之所动。

    手腕一翻,戎凯旋已经将杀戮长剑收了起来。

    既然锋锐已失,那么就算是为了保护杀戮长剑,也不能再让它随意出动了。

    身形微微摇曳,戎凯旋的身体豁然消失了,而他脚下的地面却是微微荡漾了一下,竟然是如同水波般的飘动着。

    蜀王的嘴角划过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这小子,不管他是上天,还是入地,都仅有一个结局。

    然而,正当它满心欢喜,以为能够凭借事先布置,将借用土遁的戎凯旋逼迫出来,并且擒拿之时,它的心中却是豁然一动,随后瞪圆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土地之下,它早已遍布法则陷阱,根本就不是什么土遁之术能够破开逃离的。哪怕是如它这等强大的,已经领悟了真正空间法则的家伙,也休想轻易脱离这番布置。

    但,戎凯旋刚刚钻入土中,他的身体就像是发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改变,并且与整片土地融为了一体。蜀王事先布置的陷阱果然是强大无比,起码能够在短时间内困住与它同阶的强者。可是,这一切的布置在戎凯旋的面前,就像是失效一般,再也没有任何的防范力量了。

    仅仅是一转眼,戎凯旋就已经突破了它的包围圈,从地底之下,从它的眼皮子底下硬生生的逃走了。

    厉声尖叫,蜀王的身形飞动,它的决断何其之快,转瞬间就做出了放弃事先布置的决定,哪怕是单单凭借自身力量,它也要将戎凯旋擒拿下来。

    可是,在一边寻觅气息进行追踪之时,他一边也在思考着那一幕是如何发生的。但是,无论他怎么想破头皮,也是猜不到戎凯旋究竟如何才能够从无数布置之中不声不响逃出生天。

    ※※※※

    戎凯旋身形闪动之间,仿若是化作了这片大地,又像是鱼儿入水,在地底深处而行轻松写意之极。

    其实,以他如今对于法则的领悟而言,在正常情况下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但是,这片区域早就被蜀王这等强者动了手脚,纵然是用密不透风来形容也绝不为过。当法则的力量与法则力量相遇之时,往往会爆发最为激烈的,你死我活般的凶残争斗。

    若是等戎凯旋与那些法则之力纠缠不休的话,上方稳坐钓鱼台的蜀王又岂肯轻易罢休。

    但,就在戎凯旋的身体与蜀王布置的法则之力即将相触的那一瞬间,一股子奇异的力量却是弥漫而上,将他的身体裹入其中。于是,蜀王千辛万苦,费尽心机才布置而成的法则力量顿时如同失去了方向感一样,再也寻不到戎凯旋的踪迹了。

    息壤之灵,这件灵物也受到了戎凯旋不断晋升之后的影响,当它出现之时,简直就是无声无息。而且,如果说蜀王在下方布置的法则之力是以土系法则为主的话,那么息壤之灵的本身就是土系法则的至高存在。

    所以,当它出现,并且包裹住戎凯旋之时,顿时将蜀王的法则之力尽数从容化解。

    土系法则遇到了息壤之灵,其结果不问可知。

    戎凯旋在土下左右游走,飘忽不定,虽然在他的上头还有着一位可以与莽嘉等比肩的强大神王,但他并没有任何畏惧。

    不过,他也没有冒然上去与对方决斗。

    因为莫名的,在他的心中还有着另外一种淡淡的危机感。似乎有什么东西隐匿在暗中窥探,想要寻觅机会,带给他致命一击。

    若是让其他人知道戎凯旋有着这种感觉,肯定会笑掉大牙。

    蜀王那是何等身份,对戎凯旋出手,就已经是以大欺小了。而且,以它的战斗力,就算是不能手到拿来,至多也不过是多费一些手脚罢了。

    对付戎凯旋,既然蜀王已经亲自出手,怎么还有可能再让人插手么。

    所以,虽然戎凯旋隐约的有着一种预感,但就连他本人也都是半信半疑。

    不过,只要这种感觉存在一刻,他就绝对不会主动上去与蜀王决一死战的。

    也不知道在地底下奔行了多久,一股强悍之极的意念陡然间响彻了整片区域。

    “息壤之灵,是息壤之灵。”

    上方追踪不止的蜀王终于通过了某种奇妙手段得知下方真正的情况,哪怕是它,这一刻也是忍不住咆哮了出来。

    这个戎凯旋究竟是什么出身,为何身上的宝物之多竟然会达到了这等不可思议的地步。

    那把锐利无双的杀戮长剑,就已经给人足够的惊喜了。至于水母这等最完美的世界之心,就愈发的罕见难得了。

    如果不是为了获得完好无损的水母,它也不至于如此忌惮行事了。

    而此刻,戎凯旋的身上竟然又多了一件丝毫也不比水母逊色的至宝。

    息壤之灵。

    这可是另一个堪称完美的世界之心啊。

    如此完美的宝物,哪怕是普通的界主都不可能拥有。但戎凯旋的身上竟然一次性出现了两个,这又怎能不让人震撼呢。

    隐隐的,蜀王的心中竟然有些后悔。

    不过,它心中那一点悔意瞬间就被贪欲所覆盖了。

    “灵树殿下,您看到了,是息壤之灵和水母啊,您还不出手,难道真的要等这两件至宝失去么?”

    虚空中,仿若是传来了一道悠长深邃而且带着一丝无奈的叹息声。

    随后,戎凯旋正在穿行的土地就突然间变得坚硬起来,一条条根茎陡然涌现,犹如天罗地网一般的包围了过来。

    ...